http://www.52416.cn

金砖银行带给上海的价值与责任

  金砖银行昨天在上海如期开业。出乎国际金融观察家们预料的是,金砖银行开业仪式并没有搞气派的庆典,而是以举办“新银行:从到现实”的国际研讨会,作为银行的诞生标记。这场研讨会及系列开业活动,旨在向国际清晰阐明金砖银行的办行旨。中国财政部部长在多个国际场合反复重申的“金砖银行不挑战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办行主旨,变得生动而具体。

  中国是现有金砖五国机制的主要国,又集开办金砖银行的国、股东国和东道国于一身。上海是金砖银行的东道城市,出席开业仪式的市长杨雄明确表示,上海将积极发挥好东道城市的作用,为金砖银行的高效运营创造良好条件。

  国际性和区域性多边银行,不论其是商业性、性、扶贫性还是政策性的,从来都是国际及区域地缘金融的重要存在形态和主要“工具”。当地缘金融板块及相应的市场利益板块早已被先进场者所瓜分之后,每一个后进场者若想参与国际及区域金融市场的正常业务,先进场者都会天然地将其视为对自身既有利益的挑战,甚至怀疑后进场者是否带有重构国际金融秩序的图谋与野心。

  因此,尽管中国代表金砖五国一再重申“金砖银行不挑战现有国际秩序”,但事实上,从金砖银行酝酿和筹建开始,“外部力量”对金砖银行的挑战就从来没有停歇,随着金砖银行正式开业,“外部力量”带来的挑战将会只增不减。

  金砖银行创始为金砖五国,资本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500亿美元,金砖五国每国认缴100亿美元,初始实缴比例为20%,分7年缴清。单凭现有认缴资金盘子,金砖银行的资本金实力,就已明显超过了已运营数十年的同类区域性银行的现有资本金。需要指出的是,这还仅仅是金砖银行初始运营阶段可直接用于经营的资本金。

  顾名思义,金砖银行的主要服务对象是金砖五国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产业合作项目。可鉴于其初始阶段的资本实力就十分雄厚,它从开张之初起,即已具有同时承担区域性和跨区域的、、发债、金融租赁、银团授信发起行等一系列广义的“筹主导行”功能。

  此外,它与同样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丝基金、中非基金、中拉基金等有天然的“近亲关系”,故而,金砖银行亦有国际性跨行金融合作的先决条件和先天优势。

  此外,由于经中国酝酿已达10年的上合组织银行组建规划,终于在前不久闭幕的上合组织乌法峰会上进入首次实质性磋商,意味着金砖银行在未来很可能还将扮演“上合组织银行之母”的身份。

  鉴于上合组织乌法峰会还签署了金砖国家央行应急储备协议和应急储备货币安排(初始规模1000亿美元,中国出资419亿美元,俄、印、巴各出180亿美元,南非出50亿美元),并一致同意将造应急储备货币安排与金砖银行的资本金“互相打通”,由于,此项应急储备货币安排同样不局限于“金砖五国”的使用范围,必要时可用于区域性乃至全球性金融救急,它无疑又进一步扩大了金砖银行跨区域经营的潜在能量。

  上海致力于构建国际金融中心多年。眼下,就商业性金融机构之门类、种类、数量,经营牌照齐全程序、经营领域和业务覆盖范围,上海在国内均处于最显赫。然而,上海金融界务必清晰看到,金砖银行在沪落户,对于上海可绝对不只是又新添了一家银行那般简单。上海金融人理当明察的是,由于金砖五国共同出资组建的应急储备货币安排所拥有的千亿美元应急储备基金,是与金砖银行的资本金“互相打通”的,故而,金砖银行事实上已有资格担当“准金砖央行”的作用。

  眼下,在全球金融界,拥有“跨国界准央行”功能的只有IMF一家。何为国际金融中心?有朝一日,当金砖银行同时承担起“金砖央行”之功能,成为全球金融界“风控生力军”之时,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称谓才更加名实相符。

  若认清了这一条,杨雄市长“为金砖银行的高效运营创造良好条件”的承诺,就决不是一句庆典仪式上的客套话,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需要上海为此作出长远的多方努力。如果努力得当,自会有更多的区域性甚至全球性金融机构落户上海,形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良性循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金砖银行带给上海的价值与责任 网址:http://www.52416.cn/kejipindao/2020/0610/1138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